中国酒业新闻网

华夏酒报官方网站

首页 > 深度 > 关注 > 正文

探寻欧洲之美,遇见伦敦与巴黎的人间之河
2019-09-25 09:23:04   来源:《华夏酒报》   作者:李冰玉   

海明威说,伦敦是谜面,巴黎是谜底。

要解开海明威的谜,就必须亲自到那里看看,凑巧海明威一生爱酒,带着美酒去伦敦和巴黎,故事与酒,终是随手可得。而中国白酒与欧洲古老的酒店、风景,将从这里开始……

当伦敦眼、巴黎埃菲尔铁塔、大英博物馆、红色的公交车,遇到了中国的天安门酒、牛栏山,终将碰撞出不同的火花。

谜面:泰晤士河边的旧时光

当伦敦的天空遇到浓烈的酒香,威士忌带着焦糖的颜色,边缘渐渐变成淡淡的茶色或者琥珀色,透过河面吹来的风,云朵泛着陈旧的黄色,像极了某一天的旧时光。直到太阳再次升起,清晨的塔桥上缀着一轮旭日,倒映在清澈的河水里,躲藏在万顷的彩云之下,看了就不能忘记,就如同在心底抛起了一枚硬币,与泰晤士河约定了下一次相遇。

如果说伦敦是谜面,那么这个谜面只有两个字:“记得”。记得此刻,记得自己,记得酒香萦绕。

从伦敦眼到牛津大学,再到古朴的伦敦大街上,曾有英伦绅士持着手杖在英国的每一个街角走过。这个时节的伦敦有些凉,随着人潮缓慢又机械化地向前走确实是难得的体验,小小的店铺在你身旁慢慢倒退而去,时间仿佛被降帧播放,所有连续不断的回忆被切割成一个一个全景画面,直到色彩褪去,剩下淡淡的黑白色。等到圣诞节来临的时候,所有回忆又随着五颜六色的圣诞树,被带到很远的地方。

如果说在伦敦的漫步,是用脚步丈量这里的厚重历史,那路过古老的车站总要停上一会儿,这里总是上演着离别和重逢,车站旁的伦敦地标酒店(The Landmark London)曾见证了这一切。玻璃屋顶和高耸的棕榈树撑起了8层楼高的中庭,当阳光照进来,酒店就成了伦敦街头最美好和平的城堡。总有某个风雪交加的夜晚,需要暖黄色的灯光,照见重逢的泪水和离别时挥起的手,温暖夜归人。

推开房门的那一刻,床头柜上小小的卡片会告诉你,这座酒店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,也许和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费纳德男爵爱上了这里的风土是同一年,但是答案并不重要,总之很多年前的某一天,地标酒店和沃德斯登庄园成立了。

而在一百多年后的中国,如果没有经典电影中周润发一句非常帅气的台词:“给我来一瓶82年的拉菲”,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葡萄酒产业也不会被如此多的中国人所知晓。终于英国这座古老的庄园迎来第一批中国考察者,古老的欧式城堡、1982的拉菲堆砌成的景观塔,像古老的油画似乎不能用镜头承载,却被复刻在心底。

如果说沃德斯登庄园代表了最传统的伦敦,那么比斯特购物村就是今天最时尚的欧洲缩影。伦敦、巴黎、都柏林……直到比斯特遇到了支付宝,这场关于美酒的购物狂欢成为最简洁的公式。

泰晤士河畔的伦敦呀,每一分每一秒都值得被记起。

谜底:塞纳河畔的流动盛宴

巴黎埃菲尔铁塔周遭几乎没有太高的建筑,无论你在哪个方向转身都能看到。有人说这正是埃菲尔铁塔的含义:“你永远不会找不到我”。

夜晚来临的时候,巴黎才会恢复它的本来面目——光之城。伍迪·艾伦也曾迷醉在午夜的巴黎,巴黎在装醉,而我们是真醉了。葡萄酒、干邑、香槟、文艺复兴……关于艺术与酒,法国的谜底就是永远沉醉。

如果说伦敦空气有些凉,那巴黎的空气一定是甜的、美味的。巴黎的美食太多了,多到著名音乐人高晓松说起来都要吞几次口水才能讲下去。巴黎香格里拉和巴里耶酒店尤其如此。卡路里是所有坏情绪的解药,当栗子泥和奶油融合在一起,唇齿间淡淡的奶油香气就变得复杂而简单。像意大利和法国交界处的勃朗峰,如同刚刚覆盖了初冬新雪的褐色泥土,不是只有酒精才能让人沉醉,放在盘子里的蒙布朗亦是如此。

在巴黎除了法式蜗牛和牛排,更能让人沉醉的就是鹅肝和马卡龙了。他们都有令人神魂颠倒的魅力,一个是鲜美一个是甜糯。像是少女脚旁缀着小花的裙边,只有遇到塞纳河吹来的风才能微微飞起。

琳琅满目的美食刚好可以展示每一个季节的巴黎。轻盈的、充满生命力的,又或者低调克制的、温暖儒雅的。幸运的是,法国不止有巴黎,还有闻名世界的波尔多和勃艮第,美食和美酒就在这里相遇了。酒和甜品的搭配就是这样奇妙,能让人一瞬间忘记所有的忧伤。

曹操说酒是“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”,张爱玲却说“甜而稳妥,像记得分明的快乐,甜而怅惘,像忘却了的忧愁”,当高香的水果遇到香气富含的葡萄酒,这场流动的盛宴就这样开始,最后却用一杯白酒来收尾,让每一种香气都变得悠长,直到云朵从巴黎埃菲尔铁塔的塔尖慢慢散去……

没有人能够说清楚巴黎的全貌是怎样的,流淌在耳边的只有海明威的那句“如果你年轻时有幸停留在巴黎,那么你的余生无论去往哪里,巴黎永远会与你同在,因为它是一场流动的宴席。”法餐和酒就成了最能与巴黎搭配的美好事物,而来到巴黎香格里拉的人,必然会邂逅到传统或颇具创意的甜品、简单而复杂的美酒以及伫立在巴黎中心的那座铁塔。

来到凯旋门旁边的巴里耶巴黎富凯酒店,就能感受到沉醉的巴黎。1848年,拿破仑三世的统治开始了,独特的艺术风格也由此形成,凯旋门旁的巴里耶酒店就像极了那时的建筑。几百年后,站在巴里耶酒店的大堂,仿佛能再次听到为了战争的胜利而吹响的号角。

巴黎是个幸运的地方,有用钢笔书写了法国巴黎的海明威,也有深爱着这片土地的雨果,还有罗斯柴尔德家族世世代代在这里酿酒。Chateau de Ferrières就是这样有酒有故事的地方。在法国,葡萄酒是一日三餐,也是寻常生活,烈酒却是黑夜深处的精灵,饮而忘忧……

当太阳升起的时候,不妨去巴黎的河谷购物村逛逛,跟村长聊上两句,听听他对中国白酒的观感与热爱,“如果中国白酒来到这里,那么法国最顶尖的奢侈品,都会与它们在这个欧式小镇中互动。”

当谜底揭开,巴黎的钟声会在某一天再次响起,街头萦绕着的是淡淡的白酒香气,法国浪漫终将遇到中国式的美酒。

记得如斯,沉醉如斯,当谜面遇见谜底,就是白居易说的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否”。

编辑:闫秀梅

weixn
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深耕欧洲之旅,中国白酒与世界共舞
下一篇:悼念王秋芳大师

麻将多少张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