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酒业新闻网

华夏酒报官方网站

首页 > 深度 > 评论 > 正文

业外资本接盘酒企的砒霜与甘饴
2019-12-04 10:24:05   来源:《华夏酒报》   作者:徐雅玲   

此之甘饴,彼之砒霜。

资本追逐利益,本无可厚非。面对2017年以来白酒行业的强复苏,越来越多的跨界资本进入白酒行业,然而白酒产业的万亿规模、品牌高溢价能力,自然成为众多资本收购的目标之一。但是,无论是行业还是资本本身,不同的情况,不同的机遇,不同的打法,不同的目标,其结果往往大相径庭,因此,跨界并购转型同时也是一把“双刃剑”。

近日,靠着经营糖酒会起家的“会展大王”邓鸿,顺利将其实际控制的环球世纪及时代环球各51%股权,作价人民币152.69亿元卖给风头正盛的融创中国,被业内广泛关注,且又因邓鸿在两年前,高举高打跨界进入酒行业,声称会不惜耗资70亿元,打造旗下17大品牌、100款新品。

据《华夏酒报》记者调查了解到,与地方政府主导的酒业集团坚持的100%并购、以整合本地企业为主不同,环球佳酿以业外资本的形式进行整合,其整合采取跨区域形式,资源更加丰富,部分并购以控股为主,给企业保留一定的份额,以激励原有团队的积极性。

业内也有着类似的业外资本进驻酒行业。2019年11月18日,万达集团与五粮液集团在北京签订战略合作协议,双方将从传媒产业及体育赛事、专卖店建设、酒类产品、文化旅游等领域开展全面合作。此外,包括郭广昌、王健林、董明珠等一众产业大佬相继到访酒业,甚至有合作项目已经进入落地环节。此前,绿地集团也已入驻川酒,成立绿地酒业。

然而,并购的喧嚣背后,有的入局者赚得盆满钵满,亦有人惨淡收场。比如,维维股份选择将揽入怀中6年之久的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,以转让股权的方式剥离给维维集团。在此之前,贵州醇已经连续多年亏损。我们不得不回望上一个“黄金十年”,业外入局者亦有悄然离场的。比如联想控股曾成立丰联酒业布局相关业务,之后因业绩不及预期被衡水老白干收购;娃哈哈曾宣布投资150亿元发展酱酒,目前市场上鲜有踪迹,并多次被媒体质疑或将退出市场。

即便跨界掘金而水土不服的案例比比皆是,但面对我国接近7000亿元的白酒市场蛋糕诱惑,现实中并不乏入局者。绿地集团与泸州市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还历历在目,双方组建的新公司将与当地白酒企业开展战略合作,确保三年内销售收入实现50亿至100亿元,争取五年左右达到200亿至300亿元的经营目标。由于白酒是个非常传统的行业,且不说目标是否能顺利达成,是以玩票还是以工匠精神的动机进入白酒业,似乎成为跨界者是否成功的关键。

连日来,亦有不少位于四川产业集群的酒企向《华夏酒报》记者透露,在持续多年的业外资本进入过程中,由于资本的趋利性,一切趋于资本逻辑,鲜有精耕细作的思路,很多企业除了交了学费惨淡收场,还破坏了酒业规则,搅动了行业发展,很多酒企面对资本的强劲碾压,深受其害,甚至关门倒闭。

然而,我们也应该看到业外资本进入酒行业积极的一面,那就是如果一个产业仅仅依靠自身力量,慢慢完成原始积累,做强做大,已经不再适应于目前的经济形势。如果在能保持行业良性发展的基础上,按照游戏规则,借助非杠杆的产业资本力量向前推进,倒不失为一个很好的思路。

与此同时,《华夏酒报》记者注意到,业外资本在选择投资对象时,多看重非一线品牌投资。对于二线白酒企业而言,规模化是其能否梦圆一线的先决条件。在资本入主之后,二线品牌均无一例外宣布扩大产能。比如上一轮业外资本入驻时,怀酒在海航控股之后即宣布新基地在茅台镇动工;天士力亦对国台酒业产能追加30亿元投资;深圳宝德投资在收购金沙古酒后,亦宣布万吨扩产计划。本轮行业强复苏也是如此。比如环球佳酿纳入麾下的国粹、川酒、衡昌烧坊等以及川酒集团打着“振兴国优”的旗帜,将二峨、叙府等一度辉煌过的二线名酒也纷纷收入囊中。

可以确定的是,掘金白酒的业外资本故事仍会继续。而如何探索出一条更加有效的路径,成为新入局者和一直在酒业精耕细作的老牌企业的共同诉求。

编辑:闫秀梅

weixn
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稳价与培养新增长极成酒企重要方向
下一篇:《邹博士话酒》,科学讲述白酒故事

麻将多少张牌